金融服務
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的重點和難點
時間: 2019/5/30 9:18:30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作者:本報記者 王璐 發布日期:2019-05-27 07:56

距離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并進行具體部署,已逾3個月。業界關于這一概念的討論從未停止,反而愈加深入。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是什么?它對我國金融格局將產生怎樣的影響?具體執行過程中又面臨哪些難題?本刊梳理了部分專家學者的最新觀點,期望讀者能夠更加系統而全面地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涵。

實施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意味著提高金融供給質量,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的需求

“隨著經濟發展階段的轉變,金融服務業單靠規模和量的擴張已經無法滿足實體經濟多層次的金融需求,這不利于實體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而且金融規模量的擴張還會帶來潛在的金融風險。實施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提高金融供給質量,更好地滿足實體經濟的需求。”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表示。

在專家看來,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是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金融要為實體經濟服務,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需要。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經濟興,金融興;經濟強,金融強。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兩者共生共榮。”對此,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認為,為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金融應更加注意尊重市場規律、堅持精準支持,選擇那些符合國家產業發展方向、主業相對集中于實體經濟、技術先進、產品有市場、暫時遇到困難的民營企業重點支持。同時,應圍繞建設現代化經濟的產業體系、市場體系、區域發展體系、綠色發展體系等提供精準金融服務,構建風險投資、銀行信貸、債券市場、股票市場等全方位、多層次金融支持服務體系。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有豐富的內涵,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也是其中之一。張明認為,中國當前面臨的系統性金融風險主要來源于三個方面:影子銀行風險、房地產風險和地方債風險,三者相互交織而錯綜復雜。影子銀行加劇了資金的“金融空轉”,其風險具有轉移和放大機制,推升了金融系統的整體風險,應該綜合考慮風險防范與經濟增長、金融穩定的平衡,尤其應該把控金融監管的步驟、速度和力度;防范房地產金融風險,短期可以通過同步抑制供給和需求,長期來看,仍應該穩步推進長效機制的建立,擴大土地供給,促進優質教育、醫療資源的流動和均等化,打破投資者房價持續上漲的預期;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短期內應該繼續規范地方政府舉債,限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進一步擴張,中期內應該完善基礎設施建設融資機制,大力發展顯性的債券融資,長期則應該糾正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財權和事權的錯配。

此外,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要同時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通過競爭帶來實體經濟和金融業的自身發展,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在我國邁向全面小康的關鍵時期,提升我國在國際金融體系和金融治理中的話語權,既是我國經濟地位不斷提升的客觀需要,也是統籌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必要保障。”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平表示,金融業對外開放應以有利于經濟可持續發展、有利于防控金融風險和有利于提升金融綜合服務能力為根本目標;應視實體經濟的需要和國內外形勢而定,而不是盲目追求脫離實際的過高開放水平。他認為,金融業對外開放水平的提高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積極穩妥做好相關領域改革開放的統籌配套和協調配合,平衡好開放、改革、發展和穩定之間的關系,逐步形成適應我國國情的對外開放新格局。

無論是提高金融供給質量還是擴大金融開放,未來金融機構之間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助于中國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離不開基數龐大的中小企業和突破引領能力強的創新型企業,而當前金融體系對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都存在服務能力不足的問題。” 中山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李湛認為,我國金融體系以間接融資體系為主,在間接融資體系中又以大中型銀行為主導,這一市場結構存在“嫌貧愛富”“抓大放小”的弱點,對中小企業服務能力不足。在科創板推出之前,我國資本市場的上市門檻過高,許多創新型企業在國內上市無門,必須遠赴境外資本市場融資,資本市場對創新型企業服務能力不足的短板非常明顯。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出有助于改善金融市場對中小企業和創新型企業服務能力不足的問題,幫助中國經濟更好地實現高質量發展。

中國銀行在日前發布的研究報告中也指出,隨著金融供給側改革的推進,金融服務實體的效率和水平將進一步提升,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望緩解;資本市場將在中國金融體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發揮更重要作用;金融雙向開放水平將進一步提高,將給金融發展帶來新機遇和新挑戰;金融監管將更加注重協調一致,有利于商業銀行業務平穩轉型和在發展中解決不良問題。

在優化金融體系結構的同時,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將帶來挑戰。張明表示,首先,將加劇金融機構之間的競爭。無論是提高金融供給質量還是擴大金融開放,未來金融機構之間的競爭將會更加激烈,對于高杠桿經營、依靠監管套利和盲目擴張的金融機構將會面臨淘汰的風險。其次,金融機構的行業集中度可能會進一步提升,金融回歸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本源,這必然會導致那些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較弱,缺乏特色主營業務的金融機構破產出局。再次,不利于民營金融機構的發展壯大。在金融行業集中度提升的情形下,未來金融機構的發展需要發揮規模效應,這會加大規模相對較小的民營金融機構發展的難度。而且,資本金融市場的快速開放會導致未來民間金融機構同時面臨國有金融機構和外國金融機構的聯合夾擊,中國的民間金融機構難以發展壯大。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科創板的設立已經表明中央在積極推進多層次資本市場方面邁進了一步,但這并不能等同于股市牛市。在李超看來,金融更多的仍將是強化服務功能,找準金融服務重點,以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民生活為本。“金融供給側改革也是配合實體經濟的供給側改革。”

金融供給側改革的著力點和方向,必將圍繞經濟增長的痛點而展開

據了解,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經在落實過程中。一方面,在穩增長的目標要求下,“需求側”緊縮性金融政策已經出現調整,如:啟用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對影子銀行釋放善意、支持商業銀行補充資本、加快信貸投放、支持民營企業債券發行、減少對資本市場不必要的監管干預等;另一方面,科創板改革市場化取向和問題導向鮮明,劍指資本市場對創新型企業服務能力不足、退市制度不完善、IPO制度不完善等弊端,成為資本市場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容。可以預見,未來新的開放、鼓勵創新、強化市場功能和加強監管以及化解金融風險等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舉措應該還會陸續推出。

作為統領性戰略部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有一些關鍵性問題還需要探索和解決。“金融存在的目的是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經濟的增長則反過來對資金配置提出更多的需要進而促進金融業繁榮,二者是共生共榮的,但金融還是要圍繞經濟而生而榮的。” 江山控股研究院聯席院長李建軍表示,金融供給側改革的著力點和方向,必將圍繞經濟增長的痛點而展開。第一個痛點是結構性借貸的阻隔,改革的重點就是銀行這樣的間接融資供給方要進行差異化的金融服務;第二個痛點是結構性融資的阻隔,也就是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的不平衡發展問題;第三個痛點是監管和金融業自由化發展之間的阻隔,一個有效的金融體系還在于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之間的協調配合;第四個痛點是金融風險和金融發展相伴相生的矛盾,作為跨境資本的一種重要指示器,匯率政策應該成為一層安全墊,為經濟的轉型和發展保駕護航。

光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彭文生則表示,如何促進普惠金融發展是金融供給側改革的一個重點,也是難點。 第一個難點是,未來要增加中小金融機構,小銀行機構牌照如何放開?第二個難點是,大型銀行的普惠金融事業部如何可持續發展?如何界定普惠金融的財政屬性?第三個難點是,降低信貸對抵押擔保的過度依賴,需要依靠大數據等技術,隨之出現的大型新金融平臺帶來規制和監管層面的挑戰。他強調,降低金融的順周期性需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未來發展而言還有三個方面的認識問題值得關注。第一,中國處在金融周期下半場的早段,去杠桿仍然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重要載體;第二,財政應該在金融周期的逆周期調節中發揮作用;第三,在金融供給側改革中,如何進一步規范綜合經營,促進金融企業聚焦主業是值得關注的重要問題。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曉春認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首先應該是監管理念、監管方式和監管政策的改革。監管理念、監管方式和監管政策的改革,是市場有效運行的需要,也是對外開放的需要。他進一步表示,目前我國金融監管職能不夠明確,若要明確職能首先要處理好三個關系,分別是監管政策和國家戰略、國家產業政策之間的關系;宏觀調控政策和監管政策之間的關系;監管者和被監管者之間的關系。

 
返回
河北人社app下载